祁寻_莫里亚蒂和我睡觉

现主食莫福/盾铁/锤基

巍澜及衍生/EC/德哈/superfamily/奇异铁/贾尼/原著向斯莉/虫绿/亮瑜(主史向)/伏八/凛遥

AS重症患者 莫福癌晚期 雷点神夏福华
我爱莫里亚蒂一万年
白居双担 偏爱宇哥

欢迎同好情敌扩列!
qq2422858827٩(•̤̀ᵕ•̤́๑)

开学断网 死于现充。


“很高兴你能来,不遗憾你走开。”

今天的莫福tag也没有更新😭
今生最大疑问 为什么莫福会是冷cp…qaq

【莫福】catch you later

●无聊时的产物 就是想写写莫福 没什么剧情 很无聊的一篇

●标题毫无关系 文风混乱 ooc严重




Sherlock Holmes从未想过自己也会有如此失态的时候,虽说这失态可能也没有人看得见,不算地上的尸体的话。

当然Sherlock也没有去验地上那人的脉搏,毕竟子弹从口中进入,就算是神也得死了,更何况地上的这人应该是恶魔一样的存在。

Moriarty双目圆睁,嘴巴大张,暗红色的血浆在他精心梳的大背头下流成一摊。

Sherlock感到一阵阵眩晕中,从男人握住他的手时,他以为这场游戏已经谢幕,他们可以安安静静的吃个晚饭——毕竟他们曾多次这样,然后开始他们下一场的游戏。

可男人嘴里说出的只言片语,不住的点头,Sherlock少有的感到不解,心慌。但他从未想到,下一秒Moriarty会以结束自己的生命来继续这场游戏。

哦是的,Sherlock知道他从不在意人命,否则也不会随随便便的拿枪抵住他为数不多的三个在意的人。可他从未想过Moriarty也会如此不在意自己的生命。手枪爆头——毫无美感的死法,艺术大师的结局竟会是这样?

天地在旋转,Sherlock感到大脑一片空白,什么聪明就像水龙头,他现在对眼前发生的事毫无想法,好像有些不解,为什么一声枪响后,Moriarty就倒下了?

“据可靠人士说我是没有心的。”可为什么现在会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身体好像缺失了一部分,而内脏沉沉的坠着。看来可靠人士的话也不一定可靠。

当然,假死的计划早已定下,但夏洛克也毫不介意死后在出现在Moriarty面前。本来他就是这么打算的,吃个饭道个别。是的很可笑,和死对头告别去捣了他的老巢。

不过Sherlock知道Moriarty绝不会惊讶。他可能会早早的要好咖啡在他们常坐的角落里等他。

Moriarty总能看穿自己,他会知道自己是假死,但也绝不会阻止,夏洛克对此深信不疑。
甚至可能还会再自己跳下去时配乐,Sherlock有时简直怀疑Moriarty是不是还修过过演员戏。

可现在是怎么一回事?Moriarty躺在地上,前不久的枪声还回响在夏洛克耳边,它应该已经吸引来了苏格兰场的那帮蠢才。

可是…可是……莫里亚蒂的…尸体!?这怎么可能。

Sherlock不自觉的双手抱头,步伐踉跄。他知道那三个狙击手已经开始上膛,等待着自己跳楼。他毫不担心那三人的安危,跳楼的事已经已经设计好,一切还在掌控之中。除了——除了Moriarty的死,Moriarty的死?Sherlock摇摇头,失神的从楼上一跃而下。

他有点想真的去死了,没有Moriarty的世界……或许他们可以在地狱里握个手。

可是身上的绳索还是将他停留在二楼,他泄愤一样的踹开玻璃,满天飞扬的玻璃碎片。

Sherlock又想起了莫里亚蒂的脸,然后看到了Molly惊慌失措的脸,她感受到了Sherlock身上有一种不一样的情绪。可随即就是唇上柔软的触觉——Sherlock吻了她。

为什么会给她一个吻?Sherlock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现在心里全是Moriarty的影子……Moriarty。






“所以我还是要去东欧?”

“当然,brother mine,不然你以为我们搞这么多,欺骗了那么多人是为了什么?”Mycroft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用伞尖一下一下戳着地面。

“Moriarty已经死了,他们的头没了。”Sherlock压下胃中涌出的酸味装作不经意的说。

“哦,能从你嘴巴中说出这句话,可真是…”Mycroft拉长了声音,“出人意料。”

“你什么意思?”Sherlock很少这样向他的哥哥发问,可他敏感的察觉到Mycroft绝对知道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东西,这话脱口而出。

“哦——我以为,我以为你能意识得到……”Mycroft用他惯有的表情盯着Sherlock,“你,当然,brother mine,你不愿承认罢了。”

“承认?Mycroft,什么时候你说话也变的这么婆婆妈妈了?”

“你一定看过了对自杀事件的报道,没有一家——”

“没有一家报道了楼顶那具被爆头的尸体,那又如何?”

“哈哈,Sherly,收起你的不甘吧。你只不过在气愤为什么你当时会被吓晕了头脑没有去验Moriarty的脉搏,为什么你失态了。哦brother mine,感受到平常人的喜怒哀乐了么?当你冷静下来想通时有没有感到失而复得的疯狂喜悦?”

“闭嘴!”Sherlock突然站起来走到窗边,黑色的影子与窗外快融为一体,“你该走了,Mycroft。”侦探恢复了平日的孑然孤傲,下了逐客令。

“当然,当然。”Mycroft堆起虚假的笑容,“明早就去东欧,知道Moriarty没有死后有没有再多一点期待?”

急促的小提琴声在屋里响起,Sherlock又竖起了他平日里的锋芒。他没有转头目送Mycroft的离去,一直盯着窗外的黑暗。

是的,Moriarty没有死。在他失态的完成了他的假死后,在Mycroft给他一部去东欧时联系的手机时,一条短信就过来了。

「honey,你的表演很精彩,不打算点评一下我的吗 ;-)」

「看来很成功呢,连我们的侦探都骗过去了:D」

该死的Moriarty,其实在跳楼的一瞬间Sherlock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可他不愿去深想。

毕竟一个人因为他的死敌死了,而感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心痛和不舍的感觉,这未免太可笑了不是么?

一个音符骤然停止,Sherlock感到黑暗中有一个更黑暗的东西正在凝望着他。当然,或许早已被这深渊盯住了。Sherlock暗暗的想,表情不自觉的变得柔和了些。他对窗外点点头,转身搁下小提琴。一条短信进入手机。

「晚安,honey。」



————————
感谢观看( ˃̶̤́ ꒳ ˂̶̤̀ )表白所有莫福党——以及欢迎扩列找我玩儿!

许愿!想要在地铁偶遇AS!!光想想就很是激动了!!!

早晚要去看他话剧当面说声我爱他。x

【德哈/一发完】深夜图书馆

●呃大概是辆车…车速很慢的图书馆play(。)

●时间线 霍格沃茨七年级哈利没去辍学

●标题废 车技很烂 文风混乱 ooc严重

emmmm这篇大概是马尔福和哈利都在逃避自己对对方的感情 所以开车的时候马尔福有些不温柔…呃…因为那会大战将至他心里也很乱这样…(。)

说真的本来只是想很欢乐的开个车…结果写着写着就往刀的方面去了…我也很服我自己…orz

然后本来是发图的结果被和谐了(ಥ_ಥ)第一次扔链接也不知道能行不…orz

祝食用愉快↓
http://pianke.me/version4.0/wxshare/wxshare.php#!/article/59a580c6d17bc33a088f425b

果然没蓝…x 扔评论里啦:D

【德哈/一发完】等我出去以后。

●战后马尔福入狱

●标题废 文风混乱 ooc严重



“下面判处,卢修斯马尔福受刑10年,罚款1000加隆。德拉科马尔福受刑5年,罚款500加隆。纳西莎马尔福无罪释放。”


“重守牢房。探监时间不得超过15分钟。”机械式的女音消失后,墙向内翻转出一道铁门,机械解锁反转的声音在墙内叮当作响。足以见,这牢房的森严。

哈利跨过门槛。不大的房间内只够放下一张床,墙角还在滴着不知从哪来的水,潮湿使床单边上铺满了霉斑,昏暗的房间只有吊着的一个灯泡发出微弱的光,墙根处处是长的快腐烂的苔藓,空气压抑的像是死神来临之前。

哈利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他张张嘴又闭上,显然是不知该说些什么或是没有什么词汇能表达出他现在的感受。哈利就这样杵在门口,拳头握紧又张开。

“波特,”还是半靠在床头那金发少年先开了口,他慢慢的有些慵懒的睁开眼睛,淡灰色的眼眸中没有流露出半点情绪,扫视了一眼站在那儿的哈利,他勾起嘴角轻笑一声,那笑和往常一样一目了然的虚假,一如既往的嘲讽,“你就打算这么一直站15分钟么?怎么,这牢房超出了你的预料?”

“…马尔福。我可以,你知道我可以的,”哈利下意识握紧拳头快步走到床边神情略显急躁的看着半靠在床头上的人,“我真的可以——”

“可以什么?波特?你可以什么?”马尔福轻皱一下眉,显得极不耐烦的抬眼望着哈利,背着光的哈利脸上的表情马尔福看不清,“你可以让我无罪释放?你可以帮我洗清罪名?那马尔福家呢?波特,马尔福家呢?只会被人说是不敢担当被人唾弃,我的家族该怎么办?我在这儿服刑便是最好的了,5年以后我依旧有机会可以再振兴我的家族。”

“可你是无罪的!你所做的足以抵消你——”

“抵消什么,波特?这种说法说出去大家大概只会以为你被我施了夺魂咒。”马尔福轻笑一声,又重新闭上眼睛,挪挪身子换了个姿势靠着,“少给我添这种麻烦了行么。不送,波特。”

哈利张开嘴又闭上,再次流露出的声音有一丝颤抖,“那我呢,马尔福,我——”

“波特,我很感谢你帮我母亲脱开了罪名,十分感谢,”马尔福淡淡的说,“感谢救世主男孩的伟大。”

“马尔福,你给我起来——”哈利突然崩溃了般,揪住马尔福的领子,竟半扯着生生将马尔福半提了起来。

“波特!”马尔福一下打掉哈利的手,跌回在床上,铁床似乎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一阵吱呀声,马尔福皱眉抬脸看向哈利,“你是不是疯——”

他吻住了他。

他用他生涩的吻技将马尔福的话堵在了嗓子眼里。这是一个多么生涩,鲁莽,带着渴求的吻。

哈利弯下腰闭着眼只顾吻住马尔福的唇,他此刻只能如此来释放自己的感情。

马尔福闻到了一股清香,甜腻腻的糖果和清凉的薄荷香味混起来的气味,或许还有大雨刚冲刷过的草坪的味道。——他曾在迷情剂中闻到过。

马尔福勾起嘴角,这大概是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了。

——他的男孩,他的波特。

他抬手摁住哈利的后脑,掌握住这个吻的主动权。他轻咬哈利的嘴唇,好不费劲的进入到了里面,舌头轻轻在哈利舌尖上画着圈舔吻着。一个真正的,包含着太多太多情绪的吻。

两个人的感情终是在这要分别的时候不顾一切的涌了出来。

无法阻拦,不可阻拦。

马尔福转身将哈利带上床。手伸进他的长袍中游走着,唇慢慢移到哈利锁骨上,留下一路吻迹。

“德拉科…”或许是从这个人嘴里吐出的音节终让马尔福清醒了一般,他停下动作,淡色眼睛里的光暗了暗。他半搂住哈利,看向那双绿色的眼睛,恐怕再见便是五年后了。

长久的沉默。

“马尔福,我…”哈利试图想要半撑着在马尔福身边。

“波特,别说。”马尔福又轻轻在他怀中男孩嘴边落下了一个吻。

我现在还不想听你这么说,在这么狼狈的时刻接受你的爱意。

“等我出去,波特。”

等我出去以后,我会说出你未说完的话。


————————————

感谢看到这里的qaq比心!

【莫福】我就是你

●完全瞎起的标题 不知道该起啥的时候突然想到剧里的话x

●老梗 互换身体

●文风混乱 ooc严重

Moriarty一醒来就觉得哪里不对劲。

先不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灰尘的味道,就他的身体便能让他第一时间觉得很怪。

他昨晚可是为他那大侦探去准备了份大惊喜,毕竟他已经一个月没在伦敦活动过了。所以十分卖力的他直到昨夜一点多才浑身酸痛的回到了宾馆,倒头就睡。

可现在他的身体完全没有酸痛的感觉,而是浑身无力,脑袋也有点蒙蒙的。

这很不对。Moriarty撑着沙发半起身。没错,他现在勉强躺在一个沙发上,旁边的茶几上乱七八糟的放着一堆杂物,地板上零散的全是尼古丁贴片。Moriarty眨眨眼,一缕熟悉又陌生的卷发打拉在他额前。

他好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这很有趣。

他立刻蹦下沙发冲向厕所,长手长脚的杵在镜子前。镜中的男人一头卷发杂乱的黏在一起,面露病色。身上搭着件深紫色的睡袍,在腰间随意的打了个结。

Moriarty调整呼吸,向镜子走了几步。镜中的Sherlock也向他靠近。

Moriarty伸手抚摸在Sherlock的脸上,微扎的胡渣,眼睛下一片乌黑,往日仿佛蕴含了整片星空的眼睛也似乎蒙上了一片阴翳。不过换到这身体来的灵魂给面容憔悴的脸强加了点精神。

病怏怏的侦探好像也蛮好看的。Moriarty仔仔细细的端详着镜中“自己”的脸。他晃晃头,一头卷发油油的摆弄着。太油了。仪表怎么也是要收拾好的,Moriarty如此想着,就心安理得的解开了腰间的睡带。

—————————————

Sherlock带着还不适应的身体走到221B门口。

这种无法用科学逻辑解释的事情让我们的侦探一早上都没缓过神来。

更何况他换来的这副身体还有着强烈的酸痛感。这该死的家伙昨晚干啥去了。Sherlock愤愤的想着推开了门。

门没有锁,似乎在无声的示以欢迎。

熟悉的环境和空气中淡淡的尼古丁的味道让Sherlock的头脑似乎清醒些。他皱眉听着浴室里的水声,神经末梢隐隐的刺激着大脑。

Sherlock闭闭眼睛,从地板上捡起几贴尼古丁贴片,在常坐的靠椅前入座。贴好尼古丁贴片后,身体的酸痛感似乎也缓解了不少。

他合什双手慢慢抵住下巴,睫毛在空气中微微颤抖。

半响,他低声咒骂一句。

果然这种完全没有逻辑的事完全理不清思路。Sherlock紧蹙起眉头。

“喂我说,这种表情好像不太适合出现在我的脸上。”Sherlock的声音带着些戏谑在这个屋里响起。

他睁眼看见“自己”正斜倚在墙上,眼睛中闪烁着一丝戏谑。深紫色的睡袍随意的敞着,没有系带子。未擦干的水珠还在身上残留着,头发滴着水伏在头上。

Sherlock移开眼神,虽说是自己的身体,但这种角度看过去总感觉十分奇怪。更何况,刚有人给自己的身体洗完澡,一想到这儿,Sherlock心跳便无端加速。

“把衣服穿好。”Sherlock用生硬的语调说出这句话。

“哦honey,这可是你自己的身体啊。我洗澡的时候都没不好意思,你现在有啥可害羞的?”Moriarty咧着嘴笑着走到Sherlock对面的椅前入座。他把睡袍边往俩边随意一摊,故意露出Sherlock的细长的腿。

他微垂目光打量着自己的身体,“还用尼古丁贴片?我难道不是你最好的兴奋剂么?”

如此古怪暧昧的话加上奇怪的语调用自己的嗓音说出,Sherlock感觉真是奇怪到极点了。而眼前人还将他的表情做到极致,Sherlock一辈子也不希望再看到这样的表情在自己脸上出现。

“你已经一个月没有在伦敦出现过了。”Sherlock僵硬着语气说道,但浓厚的爱尔兰口音仍让人感到十分舒服。

“这么说,honey,你想我们的游戏了?还是说,”Moriarty顿了顿,“你想我了?”

Sherlock没有接他的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上午都在试图用逻辑解释的侦探彻底没辙了,双手放到靠椅上身体微微后仰着把这个难题抛给了对方。

“我们的侦探也有没答案的时候了?”Moriarty到像个没事儿人一样慢慢的喝着咖啡,“不管怎样,事已至此,或许做个咨询侦探也不错?”

——TBC——    (大概 (((。)

莫福一直一直是本命cp能吃到天荒地老的那种。文笔不好改来改去也很ooc但还是好想自己给莫福产点粮…。

感谢看到这里的qaq欢迎评论给意见!


emmm自制截图x
其实就是把截图拼在了一起orz (。)

快开学了抓紧时间再吸吸莫福qaq

【德哈/一发完/HE】来自他的信

啊大概会是一个很ooc的文儿……一直想写马尔福自己对哈利感情和对自身的倾诉这样…呃……可惜实在把握不好马尔福的感情角度orz改了很多次还是感觉超级ooc而且整体感觉太过混乱……大哭。

—————————————————

波特,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死了。

很老套的一个开头,你要是愿意继续往下看就看吧。

我现在常常在想,如果不是家族和立场这样的原因,我们会不会已经在一起了。

是的,虽然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我喜欢你,波特,我喜欢你。

好了,如果你不想往下看就别看了,我可没求你。

现在,我父亲被罚了款还被开除了一切职务,你满意了么?当然,我家得以没进阿兹卡班我想我大概还得谢谢你。感谢救世主男孩的伟大。

不知道战后你有没有再关注过我。我进了魔法部,当了傲罗。这当然不是因为你也很有可能当傲罗,我只是想再振兴马尔福家罢了。

可这个想法现在恐怕是实现不了了。

我现在终于知道魔法部为什么没有阻拦我甚至是欢迎我当傲罗了,可能是想借着工作除掉我这个祸患吧。前几次的任务我都勉强活了下来,可以相见他们得有多失望。不过这次,他们大概是可以如愿以偿了。

这次任务,结果大概只能是死。是啊,现在魔法部这么缺人,这种任务让马尔福家那少爷一个人去就行了,他可是在伏地魔手下呆过呢。

除了很对不起我父母,我想我也无所谓了。甚至还得感谢这次任务,不然我也绝不会写下这封信。

倾诉对你的感情是一件很困难或是说很荒谬的事。我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那只会让别人觉得我脑子坏掉了或是吃了错的迷情剂。

可我是喜欢你的,波特。我用了七年时间向自己确认这一点。这不是一件容易事。

从第一次在摩金夫人长袍店相遇,我承认那时我并没有认出你是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只是被你那绿莹莹的充满好奇还有一丝胆怯的眼睛所吸引,当时我估计是你麻瓜出身,而我身为马尔福家人从小养尊处优了解魔法世界的一切的优越感就油然而生,想引起你的注意向你炫耀我的一切。

在火车上,我说我听别人议论纷纷你在那个车厢。其实从你手足无措不知怎么进站台时我就看见了你,看你焦虑不安的样子真是愚蠢又可爱极了。正准备去带你进入车站时没想到你居然去问了那韦斯莱一家。你没有看见我么?这让我没来由的感到生气。我难道不是你步入魔法界第一个认识的同龄人么。

那时幼稚的想法真是可笑至极。

第一次正式打招呼的火药味,我不得不说,其实我也没想那么不友好。只是你对我毫无好感的态度和没印象——你是不是已经忘了我们还曾在摩金夫人长袍店见过?而你不愿与我做朋友,甚至把我已举在半空的手视为空气。这让我恼怒。

现在想想那时莫名的恼怒大概就是最初朦胧的喜欢吧。毕竟我们马尔福家的人并不是那么的小肚鸡肠。

而后的每一天,我都在向你挑衅。看着你从一开始的迷惑不解到后来对我态度彻底的厌恶,我知道我已经把自己推上了绝路。我们不可能成为朋友了,更别提伴侣,连好好说一句话的可能都不再有。

而真正意识到对你的感情大概是在你喜欢上秋张的时候,看着你不敢对视她的眼睛或是因为她和塞德里克在一起时难过的样子,我第一反应居然不是嘲笑你而是没来由的窒息感。内脏仿佛被人拿去灌了铅,沉甸甸的坠着。

恐慌是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你的第一感觉,逃避则是第二个,再然后便是掩饰。

我用更加恶意的语言来掩饰我对你的爱意。

我用嘲讽你的语气还遮掩我与你对话时忍不住的颤抖。

我用对你的厌恶来解释我总时不时看向你的眼神。

这辈子立场的敌对注定我爱你是一个笑话。一个冰冷,足以让我死亡的笑话。

现在,这场笑话是该结束了。

每一次面对伏地魔时,我都有一种干脆杀了他的冲动。可我的懦弱和家族终使我没有迈出那一步。

最开始站错的立场和年少时为自己铺下的路,都足以让我后悔一辈子。

这么看,我的一辈子也马上就要结束了。

最后,无论如何,我想我是该对你说句抱歉。

至于我究竟在向什么忏悔我也说不清楚。对你所有恶意的嘲笑?被迫帮助伏地魔做了许多坏事?或是那晚我对着邓布利多举起的魔杖?

我真的不知道。

解刨我自己所有的情感更令我束手无策。仿佛从十一岁那年遇见你时我整个人的感情就脱离了正轨。

我不得不说从伏地魔复活的那一年起,我整个人就陷入了恐慌之中。

我承认最开始的几年我一直在逃避伏地魔可能会复活的事实。说服我父亲去和邓布利多坦白,和你们一起并肩战斗的念头也不是没有过。可从一开始你我态度的敌对和前几年的风平浪静再加上自己的逃避,让我总有一种伏地魔不会再复活的错觉,自己和你这么吵吵闹闹的共度一生是我当时觉得也是不错的未来。

而那天晚上,你抱着塞德里克的尸体和火焰杯归来,满身泥土的说出了我一直在逃避的那句话。那一刻的心情我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该来的总会来?可我真的不想,甚至比你还不想面对。

你回来看着邓布利多的眼神,没有逃避,没有愤怒,甚至没有害怕,只是在说一个事实,一个早晚都会来的事实。那时我想我看见了属于格兰芬多的勇敢,你也许不会知道你那刻的眼神多么使我震撼。

而那晚我却彻底失去了斯莱特林的精明,对未来完全无法做出任何打算。

对你的爱意若是说之前是一个笑话,那从伏地魔回来的那一刻起,它就成了足以把我打进地狱的一道枷锁。我承受不起。

七年级那趟你没有来的火车,我不敢想象那一年会发生什么。而那时的马尔福家也再也没有任何退路。

当在马尔福庄园看到一直只有在回忆中才能见到的你时,我的胃紧张到抽搐。我无法阻拦贝拉姨妈去告知他,我更没法设法让你们逃走,甚至连与你对视的勇气的都没有。即使是在那样的处境下,你还是带有着不一样的气质,属于勇者的气质。看你一眼我仿佛耗尽了我平生的所有勇气,这样不同的立场和你站在一间屋内使我羞耻。我手足无措。

再然后的见面是在有求必应屋内,我很庆幸看到你用的是我的魔杖。不管怎样,我是心甘情愿让你拿着的,至少你用的会顺手些。高尔和克拉布的态度令我害怕,那一晚仿佛一切都不再受控制,他俩的行为更让我清晰的意识到那晚也许就是你我关系的结局。不得不承认,直至那时我还在逃避。在烈火燃烧中我甚至有一种干脆死了算了的念头,而你骑着扫帚冲我伸出的的手让我没法拒绝。我要怎么说那一刻我只想对你说对不起和我爱你呢。那时我的眼泪不为克拉布而流,更多的是为我这一生对你的所有的恨与爱。

看到你被海格放在他脚边的一瞬间,我大脑一片空白。那一刻我的身体大概是不住颤抖的,我只知道我的手被自己攥出了血。痛苦,后悔,自责,愤怒,我不知道那一刻有多少感情将我埋没。那一瞬间仿佛周围所有人都不在存在,透过他们在我视线里的只有你。你躺在地上,袍子上暗色的痕迹是你流的血么。现在我的手又抖起来了。那一刻我愿用我的一切换取你睁眼,站起来告诉我们还没有结束。

真是可笑至极吧,身为一个食死徒说这些话,不过总算写下来了。

这一生我过得可以说是狼狈不堪,我承认自己真是懦弱至极。

最后,波特,我爱你,我想,我还是爱着你的。

卡斯诺尔如果你愿意养一下就交给你照顾了,就算是救世主男孩对我最后的一点恩情?

                                                D.M.

——————————

黑的。整个世界都是黑的。

马尔福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极限,谁想到他们居然动用了摄魂怪,勉强完成了任务最后竟要败在这儿。

马尔福觉得意识正在远离他,魔杖已经不知何时从手中脱落,人生最阴暗的记忆向他涌来。

这大概就是结局了,马尔福自嘲的勾起嘴角,耗尽最后一丝力气跌在地上。

将死之时,你会想起谁?他眼前全是那救世主的身影,他的声音,他的动作,分明是那样真实。

——“呼神护卫!”

一头金色的牡鹿甩开四蹄冲向马尔福的身边,在一片乌黑中带来一片光明。

“波特…”马尔福仰头看向这个冲自己走来的人,迎着光明,美的宛如神祗,绿色的眼眸中流转的分明是自己的眉眼。

“哈利…叫我哈利。”哈利蹲下身拉起马尔福。

随即世界只剩下一片模糊的金黄和唇上柔软的触觉。

“带我…回家。”马尔福如梦话般低声呓语在哈利肩上昏去。

——他们以后一起的日子,会有很多很多。

——————————————

  *卡斯诺尔是马尔福送信给哈利的猫头鹰。
    卡斯诺尔花是双子叶植物纲蔷薇亚纲大花草科大花草属的一种。花语表示忏悔请原谅我。(来源百度)

emm最后感谢能看到这里的qaq欢迎评论给我意见!